当前位置:www.301.net > 党建领航 >

党建领航

党风廉政月读第七期目录:警钟长鸣

  发布时间:2013-12-05
“廉政局长”陷桃色陷阱:女人是惹祸的根苗

   为官半生谨小慎微,一朝失足却被 “ 套牢 ” 。土地局长即将退休之际,为偿还风流债,清廉大半生的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疯狂敛财试图破财消灾,但最终东窗事发、身陷囹圄,纵是悔恨也枉然 ……

                             关于本案 
   其实,在牛建宇未退休之前,土地局上上下下就纷纷传言,他在外头包了个年轻貌美的 “ 二奶 ” ,他之所以四处敛财,就是为了给他的那个 “ 二奶 ” 筹毒资!这样的传言在他退休后越来越离奇,到最后,终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 
“…… 女人是惹祸的根苗。女人说得再可怜也不能上当,说得再好听也不能相信。这是我永生的教训 ……” 
这是不久前记者在狱中采访安阳县土地局原局长牛建宇时,他反反复复说的几句话。 
  2004年12月2日,河南省安阳县检察院依法向安阳县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安阳县土地局原局长牛建宇利用职务之便,在短短3年时间内,收受贿赂56起共计37万元。2005年1月17日,牛建宇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追缴非法所得217040元! 
  在牛建宇被提起公诉8天后的2004年12月10日,安阳县法院对一起敲诈勒索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张永红有期徒刑五年,追缴所得赃款17万余元。经查,张永红系饭店服务员,有吸毒史。 
两起刑事案件看似毫无关联,但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牛建宇大肆收受贿赂的行为与张永红敲诈勒索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 
土地局长被 “ 套牢 ” 
  1946年出生的牛建宇,高中毕业后被村里聘为代课教师,并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10年。1977年,执教期间颇有口碑的牛建宇,被县里抽调出教师队伍,从事商业管理工作。1984年他被提干。 就在他的事业、家庭令人羡慕地一帆风顺的情况下,1987年下半年,他又被任命为安阳县高庄乡党委书记,由此走上了领导岗位;3年后,牛建宇被组织上调入安阳县土地局工作;1994年,出任安阳县土地局党委书记、局长。这期间,他不止一次地获得过 “ 公仆杯 ” 、 “ 功勋杯 ” 、 “ 模范党员 ” 等荣誉。 在家里是有口皆碑的好丈夫、好父亲的牛建宇,在单位跟女同事也保持着非常有分寸的距离。然而,牛建宇大半生的拼搏和自律,在他遇到两个女人之后,毁于一旦了。 
  1997年3月中旬的一天上午,三十出头的张娟在朋友的先容下找到了牛建宇,说她下岗了,请牛局长帮忙找个零活干干。当天中午,张娟把他请到一家小饭馆吃饭,把牛建宇灌了个晕头转向。随后,她 “ 趁热打铁 ” ,把牛建宇拉到某招待所开了一间客房, “ 顺理成章 ” 地发生了一场风流韵事。 然而,风花雪月却不好消受。一个月不到,牛建宇就接二连三地接到了张娟借此敲诈钱财的电话。在张娟和其丈夫李大强(化名)软硬兼施的话语中,他终于明白自己掉进了这对夫妇设下的圈套。无奈之下,牛建宇和他们达成了一个 “ 君子协议 ” : “ 同意赔偿李大强精神损失费5万元。钱付清后,双方永无纠葛,不再来往。 ” 这个所谓的 “ 君子协议 ” 并不 “ 君子 ” ,在此后的大半年中,张娟夫妇以各种理由,先后几次敲诈了牛建宇10多万元的巨款,这才算罢休。 心惊胆战害怕东窗事发的牛建宇在和张娟 “ 了断 ” 了那段风流债一年多之后,又一次落入了更年轻、更漂亮的张永红的 “ 粉红陷阱 ” 里。
                             糊里糊涂被俘虏 
   1998年底的一天,牛建宇在饭店吃饭时认识了张永红。牛建宇的谦谦 “ 君子 ” 风范,给张永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久后,牛建宇忽然接到了张永红的电话: “ 牛局长,我现在遇到大难了,你是个好人,求求你帮帮我吧。我儿子病得很利害,是肺结核,住院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 在电话里,张永红哭哭啼啼地诉说了自己下岗、离婚,孤儿寡母过日子的苦楚。 牛建宇当即借给了张永红2000元钱。他哪里知道,这一切又是张永红事先设置好的 “ 玫瑰陷阱 ”—— 张永红的儿子出院后,她便接二连三地给牛建宇打电话,要请他吃饭。在张永红的家里,牛建宇一时意乱情迷,又糊里糊涂地被张永红俘虏了 …… 
   一个月后,牛建宇忽然接到了张永红的一个电话: “ 牛哥,你又要做爸爸了 —— 我怀孕了! ” 牛建宇听了这话,顿时如五雷轰顶!一心只想让张永红把孩子打掉的牛建宇,马上给了张永红3000元钱让她做手术去。不料一个多月后,牛建宇又接到了张永红的电话,说她在医院里做流产手术时,出了医疗事故,医生把她的输卵管给切断了,她得先去上海做输卵管复通手术,需要1万元钱。 无奈之下,牛建宇又给了张永红1万元。本以为就此了断风流债的牛建宇万万没有想到,2000年3月,张永红又打来电话说: “ 牛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我谈了个朋友,叫李飞(化名),我俩准备在濮阳办个厂,过正经日子。牛哥,你能不能再帮俺一把,借给我3万块钱? ” 这回,牛建宇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又遇上了第二个 “ 张娟 ” !他私下里一打听,才知道张永红早就染上了毒瘾,所谓的怀孕、流产、割断输卵管再去做复通手术什么的,全都是子虚乌有,目的就是逼着牛建宇拿钱。 被逼无奈的牛建宇,心存一丝幻想,希翼满足她这次需求后,她肯收手,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料,顺利得手的张永红,却彻底摸清了牛建宇的软肋,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她和姘居的李飞更是肆无忌惮地加快了 “ 宰牛 ” 的步伐,每次都以自己和孩子生病、家里有事儿等借口,多则上万、少则一两千元地向牛建宇要钱。到后来,甚至威胁他 “ 如果不拿钱,就把你的孙子抱走 ” ! 而为了 “ 安慰 ” 牛建宇,每次达到目的后,张永红都会给他写一个 “ 以后不再来找你的麻烦 ” 之类的 “ 保证书 ” 或者 “ 协议书 ” 。案发后,仅牛建宇拿出来的,就有各式各样、日期不同的9张此类 “ 保证书 ” !但每次信誓旦旦 “ 不再跟你过不去 ” 之后不久,张永红就会出尔反尔,再以另外的理由,给牛建宇打来令他心惊肉跳的电话 …… 从1999年5月到2002年7月的3年多时间内,张永红先后20余次从牛建宇那里 “ 借 ” 去了17万多元,这些赃款几乎被她挥霍殆尽。


                            狂敛财偿还风流债 
   熟悉牛建宇的人,都知道他平时口袋里除了两三百元的零花钱之外,很少携带大笔的现金。但自从遇到张娟欠下第一笔 “ 风流债 ” 之后,他就不得不处心积虑地想法弄钱了。 1997年底,被张娟 “ 索赔 ” 十余万元的牛建宇,以各种借口向妻子要钱,后来又找熟人、朋友私下借钱 …… 所有能够想起来的来钱渠道都 “ 挖掘 ” 完后,张娟夫妇俩的一个个 “ 逼债 ” 电话和一次次的上门 “ 追讨 ” ,终于使他从 “ 廉政局长 ” 向 “ 敛财局长 ” 的深渊里迈出了第一步 —— 
  当年冬天,安阳县的李卫明(化名)夫妇,为了女儿的分配问题,找到牛建宇,奉上了一个装着2000元现金的信封。牛建宇初次收钱,心里咚咚直跳,但 “ 摆平 ” 张娟的 “ 当务之急 ” ,却又使他身不由己地把那个信封扒进了抽屉里。第二天,他就把那2000元钱 “ 安抚 ” 到张娟的口袋里了。而不久,李卫明的女儿就高高兴兴地到土地局上班了。 收下第一笔 “ 外财 ” 之后,牛建宇心里清清楚楚地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忐忑不安地观望了一年之后,发现没什么动静,渐渐地就心安理得了。 事后查明,为 “ 摆平 ” 张娟的敲诈,尽管牛建宇为了弄钱而整天焦头烂额,但仍心存良知的他只收受了李卫明夫妇2000元的贿赂。然而,等他再次跌进张永红的陷阱之后,却不得不在受贿、索贿的不归路上越陷越深了。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别的筹钱渠道了,走投无路的他,在对退伍军人的安置、学生分配,以及征用土地的过程中,大肆收受他人贿赂。司法机关查明:从1999年至2002年,共计收受贿赂56起,收受贿赂共计37万元!向他行贿的人包括该局的副局长、主要中层领导、司机、同乡等。到后来被张永红、李飞逼 “ 债 ” 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几乎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由受贿而开始狮子大开口地索贿。 
2001年5月,张永红打来电话要再 “ 借 ” 3万元钱。正在牛建宇抓耳挠腮地发愁之际,恰好某企业经理来找他办理一份土地转让手续,牛建宇借口 “ 解决局里遗留问题 ” ,向该经理索要了3万元的 “ 赞助 ” ,随后这笔钱就如数填进了张永红的腰包。 “ 买手机 ” 、 “ 家属生病 ” 、 “ 解决局里不合理开支 ” ,甚至连 “ 解决饭费 ” 都成了他向有求于他的人索贿的理由。 
  2002年夏,牛建宇终于从安阳县土地局局长的位置上退休了。在他临离职之前的2001年底,他和张永红之间的 “ 桃色恩怨 ” 终于露出了端倪 —— 安阳市公安局刑侦队的公安干警在一次打击贩毒活动中,抓获了正在购买毒品的张永红,并从她身上搜出了她刚刚从牛建宇手中得到5000元毒资后 “ 签订 ” 的 “ 不再找麻烦 ” 的 “ 协议书 ” 。于是,公安干警按图索骥找到牛建宇。心虚的牛建宇以为自己这段 “ 风流韵事 ” 暴露了,只好一五一十地把他和张永红前前后后的纠葛都说了出来,但却隐瞒了张永红总共敲诈了他多少钱。 
本以为就此脱离苦海的牛建宇,没想到直到他退休之后,张永红仍没能放过他。 
   2002年7月,一天夜里,刚刚退休的牛建宇和家人正准备休息,张永红忽然满身酒气地敲开了他的家门,瞪着眼睛对牛建宇说: “ 老牛,别以为你退了休,躲在家里就没事儿了!我告诉你,我儿子现在又有病了,你还得给我拿钱! ” 
一看张永红闹到了家里,惊慌失措的牛建宇情急之下,拨打 “ 110 ” 报了警。派出所的干警把张永红带走后,再也隐瞒不住的牛建宇终于泪眼汪汪地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 
                      抱恨终生悔已迟 
  牛建宇被查了。由于他受贿次数较多,为查证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量。其受贿赃款去向所涉及的张娟、张永红两个女人闻风潜逃,也为该案的查证工作带来了很大障碍。 牛建宇被批捕后在狱中密密麻麻地写下了长达5页的《忏悔录》,他回顾了自己早年艰辛的求学经历、成长过程以及堕落经过后发自内心地哀叹:“ 痛定思痛,因自己 …… 思想意志薄弱,经不起女人的诱惑 …… 造成精神上压力重重,经济上损失严重,政治上身败名裂,面子上无地自容 ……” 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样,他在总结自己的教训时还写道: “…… 女人是惹祸的根苗。女人说得再可怜也不能上当,说得再好听也不能相信。这是我永生的教训 ……” 他偏颇地把自己的悲剧,一股脑儿地推到了女人身上。看来,张娟、张永红这两个令他拿晚节不保来埋单的女人,并没有让他真正清醒起来。(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