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01.net > 党建领航 >

党建领航

党风廉政月读第五期目录:警钟长鸣

  发布时间:2013-12-05
工程背后的“蛀虫”

                             —— 浙江省建设厅原助理巡视员谷远松等违纪违法案纪实

   2003年10月,在风景秀丽的“天堂”杭州市中心,一座占地5.46公顷,主体建筑面积5.85万平方米的巨型建筑——浙江省人民大会堂拔地而起。

  大会堂的主体建筑由南楼、中楼、北楼三部分组成,三个高低不一的曲面屋顶形成起伏的天际线,与西子湖畔苍翠绚丽的宝石山浑然一体。然而,在这座美轮美奂的大型建筑工程建设中,却出现了几个工程“蛀虫”他们忘记了自己身为公职人员,在贪欲的驱使下,躲在工程背后悄悄“蛀蚀”着大会堂的坚实根基 ……

 为争夺大会堂的各项工程承包业务,许多工程承包商都盯准了手握实权的迁建办副主任谷远松,竞相展开了形形色色的“进攻”

  1996年6月,浙江省人民政府成立了省人民大会堂迁建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辖属综合部、工程部、财务部、迁建部四个部门。2000年3月,为了加强迁建办的领导力量,省人民大会堂迁建领导小组决定,由时任浙江省建设厅城市建设处长处长谷建松兼任迁建办副主任,主持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时年 58岁的谷建松1965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城市管理方面的业务。他走马上任大会堂迁建办副主任后,很快就进入角色展开了拳脚。

  2000年5月18日,大会堂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当工程进入设备项目招标阶段后,这个概算总投资近5亿元人民币的巨大工程马上吸引省内外的各路建筑承包商,都希翼从中分得一杯羹。主持迁建办日常工作的谷副主任,自然成了众多工程承包商重点进攻的对象。福建省泉州市宏星装潢有限企业(下称泉州企业)总经理余某就是其中一个,她千方百计想挤进这个大工程一展身手。2000年春节,谷远松带领迁建办的有关人员前往北京,考察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建设和装修情况。消息灵通的余某得知后,马上从福建飞至北京,通过北京一位熟人的先容与谷远松拉上了关系。为密切联系,余某特意在北京设宴款待迁建办的考察团成员,在推杯换盏中认识了迁建办的头头脑脑。此后,余某和谷远松经常打电话联络,互通信息。渐渐熟悉之后,谷远松对余某所托在工程招标中“给予关照”之事便放在心上。

  2000年4月间,在谷远松的关照下,余某麾下的北京聚鑫装潢工程责任有限企业承接了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的外墙石材施工业务;她的另一家企业福建新世纪石业股份有限企业承接了大会堂的外墙石材供货业务。2000年9月,余某的泉州企业又参加了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的室内装修和设计工程的招投标。通过几轮评标竞争后,浙江广艺企业和泉州企业分别位居第一、第二名。但在迁建办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决标领导小组成员、评标委员会委员谷远松的有意“倾斜”下,最终排名第二的泉州企业承接了浙江省人民大会堂室内的国际会议厅和东门厅、中门厅、西门厅的设计和施工业务。这样,余某的三家企业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承接的工程造价共计4500万元。

  余某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承接了这么多工程,自然不会忘记谷远松的热心关照。 2001年11月初,余某得知谷远松准备前往德国考察的消息后,专门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飞到杭州。住进酒店后,她给谷远松打了一个电话,说:“我给你带了一点东西,拿到工地不方便,有时间你到我住的宾馆来一下吧。”第二天一早,谷远松如约来到余某所住的房间后,余某捧出5万美金递到他面前,满脸诚恳地说:“谷主任,听说你要出国考察,我带了一些美金给你。”看到这么一大笔钱,谷远松感到有些烫手,连连推辞道:“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我不能拿。”但余某坚持说:“别客气了这就是大家两人之间的事,再说你出国总是要用点外币的呀。”一席话说得谷远松有所松动,就退了一步说:“那我也不要这么多,就拿一万吧。”但说归说,在余某的再三劝说下,谷远松最终还是收下了其中4万元美金。

  像余某这样处心积虑与谷远松拉上关系的建筑承包商,并不是一个两个。 2001年3月,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的音响、灯光工程开始招标。时任杭州某企业经理的史某以香港创意影音科技企业代表的身份参加投标。2001年7月,创意企业以670万元的低价并承诺送3年质保、3个出国考察名额的优惠措施中标。但中标后大会堂迁建办与史某又进行了一次商务谈判,结果创意企业又被压价至610万元。为此,史某感叹与大会堂迁建办方面“不熟”吃了亏,便开始千方百计寻找“关系”。

  2002年2月,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主会场灯光系统开工后,史某到谷远松办公室投石问路,送伤数千元的购物卡,请他以后多关照。没想到谷远松丝毫没有推辞,欢欢喜喜地收入囊中。再次来到谷远松的办公室,送上了2万元,谷远松如数笑纳。谷远松收了钱,自然要为史某出力办事,便在承揽工程上为他指点道:“你们的商务标报价要合理,大家不搞最低价中标,但要看你们报价是否接近按评标办法计算出来的最佳报价。同规格同品牌的灯具设备单价一定要报低些,因为大家要相互比较的。”有了知情人士这番推心置副腹的指点,史某代表的创意企业当然顺利中标了。

  2002年11月的一天晚上,史某为了感谢谷远松的支撑和关照,在杭州五环喜乐大酒店设宴款待,并送上了1万元人民币。这些钱自然不会白花, 2002年史某由于“和迁建办的领导关系较好”先后同浙江省人民大会堂迁建办签下了大会堂夜景艺术照明项目、学问广场照明项目等7个合同,总合同价达1198万元,大大赚了一笔。由于很多建筑承包商在施工中重金打点迁建办的主要领导,为降低成本,便在工程中以次充好,严重影响了工程质量.很多人都知道,工程建设“油水很足”,部分发包单位的实权人物不仅在工程发包时大肆收受众所周知的“回扣”,在工程施工中的诸如协调进度、质量验收、结算工程款等环节上还要借机很很地敲上一笔。熟悉工程建设“规矩”的谷远松,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发财的机会。余某的三支建筑队都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工程施工,时常在施工进度、供货质量、结算工程款方面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需要“斡旋”。为解决问题,她经常穿梭于福建、杭州、北京之间飞来飞去。自从送给谷远松 4万美金后,她便经常打电话对他遥控指挥,一会儿说她的施工队因速度慢受到有关人员的批评,还望谷主任打打圆场;一会儿又说她的施工队结算的工程款太少,请谷主任给予关照。谷远松每逢接到这样的电话,就感到“很伤脑筋”。因为工程款支付多少首先需由工程监理部门审定,再经工程部、财务部审核后,才送给谷远松签发。但他知道,自己拿了人家的好处,就得为人家办事。为解决这一难题,谷远松通过召开工程建设例会之机,商定拨付工程款的核定原则,然后让参建单位按此核定原则申报工程款。这样,他总算给余某所托之事帮上了忙。2003年春节前夕,余某的泉州企业与工程监理部门为支付工程款之事发生了摩擦。谷远松闻讯连忙召开协调会予以解决,最后赶在春节前夕为该企业支付了工程款。对于谷远松的这些关照,余某自然要予以回报。 2003年4月,谷远松前往北京开会,余某派车把谷主任接到自己的家里吃饭。饭后,谷远松在参观余家的住房时,“顺便”说起自己最近在单位里分到了一套住房,需要60万元购房款。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精明的余某马上听出了其中的话外音,便接口说:“这是好事,我帮你坚决10万元。”他见谷远松涨红着脸予以默认,便又补充说,不过我手里没有现金,你给我一个银行账号,到时候我把钱汇给你。“真不好意思,你这么客气。”谷远松讪笑着接受了余某的这番美意。几天后,他打电话把妻子史某的一个建行银联卡账号告诉了余某。 4月25日,余某汇来的10万元到账后,谷远松吩咐妻子史某把钱取出来交了购房款。过了一段时间,谷远松心里总觉得这 10万元钱保险,很容易让人抓住把柄。2003年11月中旬,谷远松又一次到北京出差。在与余某会面时,他提出:“你把你的建行银联卡账号告诉我,我把你上次从银行划给我的钱划还给你,省得以后说不清楚。”余某听后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他毕竟久经沙场,很快便从“说不清楚”四个字中窥测到了对方的心病,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也好,我给你带10万元现金回去,你到杭州后在从银行把钱划还给我。”谷远松对这个安排非常满意,连声赞同,因为这样一倒腾,自己即收了钱,又抹掉了从银行过户的痕迹,还为今后应付组织调查埋下了“伏笔”——“借款”从银行划过来,又从银行划回去还掉了!还怕说不清楚?他在心里暗暗佩服余某的精明和细致。

  第二天下午,余某派女儿赶到谷远松所住的宾馆,送去了 10万元现金。回到杭州后,谷远松吩咐妻子拿了3张共计10万元的存单取款后“还”到了余某的建行银联卡户头上,自己将10万元现金兑换成1.2万美金存放在家里。投桃报李,余某的10万元人民币当然不会白花。当有人反映泉州企业加工的沙安娜米黄石材板色差太明显时,谷远松出面说明说,天然石材没有色差是不可能的,只要大致协调就可以了。当泉州企业的员工因施工不周造成空鼓板时,谷远松又说,只要大致符合验收要求就行了。在诸如此类的“小事”上,拿了好处的谷远松处处维护着余某企业的利益,早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抛到了脑后。

  谷远松对余某的企业如此照顾,对其他有利可图的企业同样给予关心。 2003年下半年,浙江城建圆林工程企业通过招投标承接了大会堂的室外环境绿化工程。为了在施工过程中得到关照,该企业董事长盛某送给谷远松1万元人民币,他如数收下。后来,根据省政府有关领导对大会堂广场绿化工作提出的新要求,绿化设计方案将樟树的胸径由 15厘米调整为40厘米。樟树的价格由迁建办与园林企业协商决定。该企业董事长盛某便对谷远松许诺说,“大家有钱赚,是不会忘记你的。”后经谷远松拍板,两家敲定的樟树总价比原来的价格提高了近10万元。2003年国庆节,盛某来到谷远松家,送上了4万元现金以表示感谢。上行下效,在迁建办,像谷远松这样的“蛀虫”并不止一个,工程部部长鲁超也大肆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浙江省人民大会堂迁建办工程部部长鲁超也颇有实权, 1982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土木系,历任浙建集团技术处副处长、经营处处长等职,在工程建设方面可谓是一个技术权威。2000年4月,他调至大会堂迁建办担任工程部副部长、部长,主要负责施工质量、进度和安全监督等工作,很快也成为了建筑承包商争相趋承的对象。

  在工程初始阶段,余某的几个企业在工程施工中屡屡受到鲁超的批评或处罚,因此她决心“拿”下这个关键人物。 2001年11月底的一天上午,鲁超正在工地上巡查施工质量,忽然接到余某打来的电话,邀他到她所住宾馆的房间去一下。时近中午,鲁超匆匆赶到酒店房间与余某会面。余某问了几句工程上的事情后,便说:“听说你和谷主任要出国考察,这是给你出国的零花钱。”说着,她包里掏出一只信封递到了他手上。她见鲁超有些推辞,便立马站起来下了逐客令:“哟,我得马上退房去机场了。”鲁超只好抽身而退,回到办公室后打开信封一看,里面竟是簇新的1万美金。

  2002年6月,谷远松、鲁超等人到香港考察灯具,陪同前往的余某为了让他们在泉州企业给大会堂东门厅提供的三只主灯的价格上给予关照,便在香港议价一家酒店送给谷远松5万元港元的同时,也送给鲁超2万元港元。此后,在金钱的魔力下,鲁超大开方便之门,余某的企业在大会堂工程的施工中很少遇到“麻烦”了。

  2002年上半年,鲁超在大会堂进行舞台灯光投标时,认识了创意企业的代表史某。此后,史某对这位手握重权的工程部长百般趋承,不仅出资1.24万元帮他进入浙江大学工商学院的研究生班深造,还耗资2.5万元给他买了一台手提电脑(鲁超直至案发前夕归还了2万元)。

  2002年12月的一天下午,史某来到鲁超的办公室,夸奖他是企业ls09000认证方面的专家,随后以他的企业准备开展ls09000认证工作为由,送上了5万元“咨询费”。此后,史某在施工过程中遇到一些需要其他参建单位协同配合的难题跑来协调解决。中天建设集团有限企业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迁建工程中,主要负责省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厅、交谊厅和接见厅及其四周的室内精装饰工作。 2002年8月,鲁超在施工中认识了中天企业的经理俞某。是年9月上旬的一天俞某到鲁超办公室商讨交谊厅与宴会厅如何衔接时,拿出3万元人民币放进鲁超办公桌的抽屉里,说:“我的工程施工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都是你帮助和其他单位协调解决的,我非常感谢你。”鲁超心领神会,赶紧把钱放进了包里。2003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俞某又把1万元“咨询费”送到鲁超手中。鲁超收下俞某的“咨询费”,自然要尽心尽力为他帮忙,不仅在处理中天企业的工程联系单,工程费用支付及审批工程款方面比较快捷,还经常到他的施工现场去转悠,帮他出主意想办法。例如。中天企业施工的人大会议厅二楼旁听席的玻璃栏板,因有关领导的意见曾不一致装拆了两次。鲁超及时提醒他:“你可以出个联系单提出赔偿申请,等监理审核后,我会签字的。”见工程部长对自己如此照顾,俞某不由得转忧为喜,连连感慨自己的钱没有白花。

  浙江一建集团企业的项目部经理李某,也是在施工中与鲁超认识的。 2001年12月,李某得知鲁超将随谷远松等人赶深圳考察,特意送上2000美金。此后,两人便亲密交往起来。2002年4月的一天下午,李某来到鲁超办公室商谈图纸设计与现场实际相矛盾的问题如何处理之事。商谈完毕,李某从包里取出2万元现金放在办公桌上,说:“鲁部长对我蛮关心的,帮大家处理了不少问题。我和你都是弟兄这钱你就拿去用吧,。”鲁超随手把钱放进了抽屉。

  2002年5、6月的一天下午,李某邀请鲁超一起去餐馆吃饭。途中,李某看了看鲁超的手表,说:“鲁部长,你戴的表档次低了点,我看好有一款手表很合适你戴,吃饭前先去看一下吧。”随后,两人乘车来到杭州解放路百货企业新世纪商场,李某掏出2.06万元买下一款名表戴到了鲁超的手腕上。

   2002年8月下旬,李某来到鲁超办公室,提出“能否支付点工程款?”鲁超回答说:“工程款的支付要按合同和支付的程序办理。”李某便说:“这事要你帮帮忙”,随即递上了1万元现金。鲁超见了钱马上转口说:“审批单位只要监理签了字送过来,我会及时签发的。”事后,李某为感谢鲁部长办事“爽气”,又送了个3000元的“红包”,鲁超再次予以笑纳。就这样,鲁超等“蛀虫”在大会堂工程建设中,利用施工协调、咨询意见,商讨问题以及“抓紧”处理工程联系单、签证单和工程款审批单等机会大搞权钱交易,损公肥私,致使工程质量大大降低,严重损害国家利益。

      谷远松不但靠工程“吃”工程,腰包塞的鼓鼓,还依托工程把贪梦的触角伸到了其他经济和生活领域

  2001年9月,谷远松担任了浙江省建设厅助理巡视员。一天,正值春风得意的谷远松到一家理发店理发,洗头时见那位洗头妹青春俏丽,便热情攀谈起来。通过交谈得知,洗头妹叫唐娜(化名),原在上海开过火锅店,后因生意不景气辗转来到杭州闯天下,现在人生地不熟,只好先干洗头工。说到动情处,唐娜不禁泪眼婆娑 …… 谷远松见状,顿生怜香惜玉只情,便答应帮她想想办法,让她自己开店当老板。唐娜破涕为笑,情意绵绵地把谷远松的脑袋洗了一遍又一遍。此后,谷远松便经常到这家理发店去洗头,一边洗头一边和唐娜商谈开办理发店的具体方案。唐娜高兴得眉开眼笑,亲热地把谷远松当作自己的人生知己。

  这年下半年,唐娜在谷远松的帮助下,搬进了位于苑的出租房里。随后,谷远松与正在承接大会堂工程的浙江一建集团企业项目部经理李某驾车来到家电市场,选购了共计价值人民币 5000元的电冰箱、电视机、DVD给唐娜送上门去。当然,钱款均由李某支付。唐娜看着崭新的“三大件”,禁不住在谷远松面前撒起娇来。谷远松趁机说:“我只有儿子,没有女儿。我就要像对待女儿一样照顾你,支撑你;以后我老了,你也要像女儿一样多来看看我,孝敬孝敬我。”唐娜马上精明地回答说:“那好啊,我以后出嫁就有人给我办嫁妆了!”着时间推移,接触增多,两人便开始谈情说爱,发生了“合作关系”。

  2003年初,谷远松垫资10万元帮助唐娜买下了一套面积40平方米、总价值20万元的二手房。房子的装修,自然还是由李某代劳。李某派人将住房装修完工后,把一张共计材料费2.2万元的装修清单交给了谷远松,说:“人工费就算了,交点材料费就行了。”但当谷远松把装修清单交给唐娜时,唐娜莞尔一笑,却肯掏钱,谷远松不便追要,也就只好作罢。一段时间后,谷远松遇见李某,主动说唐娜没有给钱,我帮她把装修款结清算了,李某一听要谷远松自己掏钱,心想哪能向自己“孝敬”的菩萨讨钱,便推辞道:“若要你自己交,就算了吧。”谷远松正中下怀,但还是连忙补上一句:“唐娜什么时候给我钱了,我就交给你。”其实他心里明白:“唐娜是不会把装修款给自己的,自己也不会掏钱跟李某结算。

  李某帮谷远松修筑了“爱巢“谷远松自然要找机会予以回报,利用职权帮他承揽工程。在他的大力帮助下,浙江一建集团企业除了承接大会堂宴会厅南楼二楼、四楼的餐饮包厢精装饰工程外,还额外增加了两个贵宾室和一个小影片厅的精装饰工程。在施工过程中,他们也得到了谷远松的诸多照顾。

   2003年下半年,谷远松和唐娜商定,要在杭州开办一家理容院。办理容院需要大笔资金,找谁来投资泥?谷远松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创意企业史某。一天,当史某为工程之事登门造访时,谷远松兴致勃勃地说,他和唐娜想在杭州开办一家理容院生意应该很好,问史某“有没有兴趣一起搞”?史某不好拒绝,也只好违心地回答说:“可以。”后经谷远松和史某商定,三人各投资12万元,由唐娜任总经理负责日常经营,每月向股东报账一次。随后,史某按约将12万元资金分两次打进了谷远松指定的账户。2003年圣诞节前夕,这家理容院如期开张,谷远松和唐娜欢声笑语,美滋滋地庆贺了一番。但不料后来这家理容院生意冷落,史某知道自己又当了一回“冤大头”,但也不敢声张。

                          多行不义必自毙

2004年2月20日,根据群众举报,浙江省纪委对谷远松实行“双规”调查。2004年5月11日,谷远松被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8月3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谷远松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为他人在省人民大会堂工程的承揽、取得代理招标权、工程款的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62.85万元,其行为己构成受贿罪。鉴于被告人谷远松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较重的有关受贿罪行,主动退清赃款等认罪悔罪之实际表现,法院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8月24日,鲁超因利用职权,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1.95万元,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万元。2005年2月,经浙江省委批准,浙江省纪委决定给予谷远松解雇党籍处分。如今,谷远松等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值得警醒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