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01.net > 党建领航 >

党建领航

党风廉政月读第四期目录:廉政论坛

  发布时间:2013-12-05
贪赌的代价

————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政法委原书记郑德田赌博案剖析

  2004年6月28日,湖北省黄冈市纪委召开资讯发布会,通报了罗田县政法委原书记政德田赌博一案。在此前3年多的时间里,郑德田因赌博共输掉50多万元人民币,其中挪用公款7.9万元。2004年5月28日,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解雇郑德田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此案涉及的另外4名领导干部也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翻阅案卷,分析郑德田滑入赌博深渊的轨迹,令人痛惜,更让人沉思。

心理失蘅,精神空虚入赌途

  郑德田, 1951年6月出生,1971年5月参加工作,1973年1月入党。1993年8月,郑德田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当选为罗田县政府副县长。在这一岗位上,他一干就是5年,为山区群众脱贫致富作出了不小的贡献,赢得了当地老百姓的称赞。由于工作成绩突出, 1998年他被任命为罗田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对于郑德田来说,政法委书记一职虽然听起来比较风光,但并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职位。因为在他看来,这一职位没有多大实权,留给自己发挥才干的空间不太大。特别是两年过后,当他看到与自己一起走上领导岗位的同志大都陆续得到了提拔,甚至比自己资历浅的也被提拔到了让人眼热的实权岗位,心理逐渐失去了平衡:自己工作这么努力,成绩也不小,得不到提拔呢?渐渐的,他开始抱怨,不思进取,放松学习,工作态度逐渐消极。加之一个人身在他乡异地,过着单身生活,倍感空虚和无聊,为填补精神空虚,他玩起了麻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从 2000年底开始,他把大量宝贵时间放耗费在了牌桌上。起初,他只是到邻居、亲友家看别人打麻将,通过“师傅”们的言传身教,他也试着玩带点“水”的小牌,一次输赢几十元,主要目的还是娱乐。对于刚刚学会打麻将的郑德田来说,就像小孩刚学会骑自行车、大姑娘小伙子刚学会跳舞一样,十分迷恋,逐渐由被人喊去凑桌打牌发展到自己成为组织者,每逢周末或节假日便邀人打麻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对麻将痴迷起来,工作的失意似乎在牌桌上得到了弥补,只要玩麻将,他就立即精神抖擞,烦恼的事项顷刻间都被抛到了脑后。对于郑德田来说,从痴迷于麻将开始,他便一步步钻进了“圈子”。看着别人玩大的,赢一盘得几百元,甚至几千元,大把大把的钞票轻而易举地装进腰包,他在眼红儿热之余,开始觉得玩小牌不够过瘾,不够刺激,也想玩大牌,逐渐由娱乐型向赌博型转变。殊不知,嗜赌如吸毒。郑德田踏上赌途后,人生轨迹随之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财迷心窍,堕入“赌窟”难自拔

  2002年国庆节期间,郑德田的两位武汉朋友专程赶到罗田,和他“切磋”牌技。郑德田和罗田某系统的一名主管领导如约到场,最后决定玩“20条开口翻”。4人兴致很高,从中午吃完饭后,武汉的一位朋友出门办事, ,4人继续打麻将到深夜。最后,郑德田身上的5000多元也输完了,才依依不舍地散了场。

  经过两次较量,郑德田供输了 1.3万余元,非常心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起那些场面就有点后怕。“不能打大牌了”,他在心中暗暗地告戒自己。但反过来一想,他又非常不甘心,总觉得自己的牌技还不行,就是没有把握好时机。有时该赢的牌,因沉不住气,丢了几千元;有时眼看可以小赢一把了,却因贪心,不识时务硬撑着想大赢一把,结果反而给了别人机会,损失惨重。他总结了失败的教训后,心里平静了许多,认为输赢乃牌家常事,以后再赢回来就行了。大约一个月后,武汉的那位牌友又专程赶到罗田,郑德田经不住诱惑,再次投入到赌场紧张的“博杀”中 ……因为郑德田的牌风好,牌技差,开钱不拖欠,输钱不急躁只要是玩大牌,十有八九是他输。所以,邀他打牌的人络绎不绝。一时间,他成为了当地麻将场上的“宠儿”。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郑德田恋上打大赌注的麻将后,输钱如流水渐渐入不敷出。有一次,郑德田邀了几位有身份的牌友在他家里摆设“擂台”,打“ 20条开口翻”的麻将,输了6000多元。稍作休整后,他又请了几位嘉宾“切磋”“30条开口翻”的麻将,损失1万元。从罗田到黄州、从鄂州到武汉,他走到哪里,输到哪里,可谓是一路风尘一路输。为了把输掉的本钱赢回来,他只有接着在麻将桌前“战斗”,结果是越输越多,最后己输到了麻木、不知道心痛的地步,白天无心工作,晚上不回家睡觉。妻子为顾及丈夫的影响和面子,总是好言相劝,以泪洗面。面对妻子的良苦用心,郑德田深感悔疚,一再答应不再玩牌了。但转过脸来,一见到那帮牌友,他就把妻子的忠言忘在了脑后,为此两人经常发生争持,夫妻感情渐渐出现了裂痕。到后来,郑德田己顾不了许多了,整天满脑子都是如何赢牌、及早把本钱捞回来的想法。但无奈总是天公不作美,他越输越多,在赌博的深渊里越陷越深,直至无法自拔。

铤而走险,掉进“局牌”无底洞

  所谓局牌,就是有专人开设的赌场。参加打麻将的 4个人,每人发100张扑克牌,其中一个人的牌输完了就算一局。每张牌代表赌注的基数。开赌场的人要从每人每局里抽走5张不等的牌作为“风险金”及住宿招待费用。规定的局数打完后,赢钱的人可以从开场子的人那里将钱拿走,输钱的人没有钱付,可以向开赌场的人打借条,并按规定的时间分期还款及支付高额利息。

  谈到局牌,深受其害的郑德田被“两规”后还不寒而栗。他痛心地说:“局牌才是真正的陷阱,是糖衣炮弹,是无底洞,让你钻进容易爬出难,上钩容易逃脱难,有多少钱都填不满;它像魔鬼,可以扭曲人的灵魂,使人变得冷淡无情,再好的朋友也会反目为仇。“

  2003年的一个周末,郑德田正在家里看电视,某局的一位干部甘某打来电话邀他打麻将。郑德田对甘某:“我输的太多了,现在没钱打牌,再也不想玩了。”甘某劝说:“大家打局牌,如果你赢了,现场拿钱走人,如果输了打个借条慢慢还。难道你心甘情愿认输、不去赶本吗?”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郑德田的心窝里,他何尝不想赶本,只是苦于没有钱再投入。他虽然知道打牌局所要承担的风险,但他又认为打牌如经商,,机遇与风险并存,风险越大,利润越高,回报越丰厚。因此,他决心再试一把,如约去了一家宾馆。妻子发觉后,迅速赶到宾馆,拉着丈夫就要走,牌桌上的另外几个人说是打着玩的。郑德田的妻子发现他们确实没有开钱,只是用扑克牌计账,再说丈夫身上没有钱,便信以为真,一个人先回家了。直到第二天晚上,郑德田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他瞒着妻子,与甘某及其同伙在一起打了打了5次“50条”,的麻将局牌,大和4000元封顶,屡战屡败,少则几千元,多则过万元,共输了7万多元,每次都当场打了借条。后来,通过旁观者的点拨、提醒,才使本来就对打局牌产生怀疑的他恍然大悟,原来多次邀他打麻将的这个惜日非常要好的甘某是在设圈套、做笼子、打伙牌,目的是将他套进去赢钱。打局牌招数残败,郑德田谈“局”变色,发誓从此再也不打局牌了。此后,他确实戒了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经不住几名个体老板的诱惑,又被拉下了水,与他们厮混在一起打局牌。由于运气不佳,打了3次“50条开口翻”的麻将,4万元的借条又落到了他人手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郑德田在办案人员面前经常感叹的一句无奈话。直到此时,郑德田才意识到自己踏上了身不由己的“江湖路”。一不做,二不休。为了挽回败局,郑德田专门请了某局一位麻将“高手”替他打麻将输赢都算自己的。由于陷得太深,“高人”也无回天之术。

  正如一位哲人所言:“如果你成了金钱的俘虏,那么它就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局牌像吸毒,将郑德田推向了发狂着魔的境地,不能自控。为了不让人找到他而影响牌局,打麻将时他将手机关掉,后来又把手机变卖还了赌债,单位几次通知他开会却找不到人,家里人也不知去向;为了赶本,他经常伸手向妻子要钱;为了偿还赌债,他放下架子,见了熟人就开口借钱,软磨硬缠,经常吃“闭门羹”;更为严重的是,他将出差和准备出国考察借的公款共计 7、9万元用于偿还赌债或作为赌资。

孤注一掷,四赴澳门“走麦城”

  正当郑德田打麻将输得一塌糊涂、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天赐“良机”使他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2003年11月,为响应黄冈市提出的“全市抓经济,重点抓工业,突出抓招商,着重抓环境”的号召,郑德田只身来到深圳找朋友搞招商引资。不料几经周折均没有结果,正要打道回府时,他想到了自己的一个牌友———个体老板薛某也在深圳,便拨通了薛某的电话。正在香港办事的薛某接到郑德田打来的电话后,非常高兴,邀他到澳门娱乐城去开开眼界。郑德田欣然答应,按照薛某提供的线路图,从广州乘车到珠海,过海关到澳门后乘出租车到财神酒店大堂与薛某会面。

  郑德田是第一次到澳门,对闻名世界的澳门赌场向往已久,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来此一试身手。听了薛某的先容后,他来到东方娱乐城。目睹名目繁多的赌具,各种肤色的人种穿梭往来,参赌的人们一掷千金,郑德田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试着玩“大小点”,一次 100元或200元,一会儿工夫就赢了整整3000元。对于已深陷赌博深渊的郑德田来说,这次赢钱仿佛就是他的救命,意义可谓重大,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他乐观地认为,摆脱屡赌屡输困境的希翼也许就在这里,澳门之旅成了他的一条希翼之路!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2003年12月中旬,郑德田借到广州招商引资之机,再次来到澳门碰运气。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带了1万多元人民币,一个人钻进了澳门最大的葡京娱乐城。他觉得这里像是一个大迷宫,兴奋不己。他先是看别人玩,看到别人赢钱时便心里痒痒,迫不及待地玩起了“大小点”、“百家乐”。没想到又是时来运转,不到一个上午他就赢了整整2万元。午饭后,郑德田想再接再厉,又兴致勃勃地来到法老王娱乐城。本想换个地方再赢一把满载而归,没想到“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但把上午赢的2万元全部输光,还倒贴3000元。

  从赌场出来后,郑德田和朋友来到一家台湾小餐馆边吃边聊。知道郑德田的底细后,为了让郑玩得尽兴,玩得开心,其中一位朋友借给他 4万元,港元,并有约在先,如果赢了付点红利,输了10天之内还钱。随后,郑德田和他们一起再次来到葡京娱乐城,玩“百家乐”和“大小点。一个小时过去了,有进有出,他打了个平手。由于求胜心切,郑德田请朋友帮助玩了几把,结果白白输掉几千元。郑德田欲罢不能,一直玩到次日凌晨1点多钟,一共输掉了3万多元人民币。

  后来,仍不甘心的郑德田以搞项目的名义,与个体老板薛某两次赴澳门赌博,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欺上瞒下,欠下赌债埋隐患

  郑德田在赌场上屡屡失败后感叹道:“赢钱难于针挑土,输钱却似浪淘沙。”在输得惨重的时候,他发誓戒赌,却又经不住诱惑,赌隐发作时,不择对象,与不三不四的人厮混在一起。他很清楚,自己是党员干部,是政法委书记,为了顾及影响,受到侮辱时还要强装笑脸,丢尽了威信和人格,甚至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恐吓时,也只能逆来顺受,委曲求全。 2002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晚上8点左右,,急促的门铃响了,郑德田的家人忙去开门,没想到突然闯进七八个气焰嚣张的青年男子。“哪个是姓郑的?”其中一个小青年大声嚷道。郑德田忙起身相迎,客气地问有什么事。“是甘哥让大家来讨钱的。”郑德田的妻子听说是讨债的,心里窝着火没处出,说了一句气话:“要钱没有,你们把人带走好了。”这个小青年一听就急了,一把抓住郑德田的衣领,从腰间抽出一尺多长的刀子进行威胁、恐吓,幸亏当时有一位身强力壮的朋友在场及时劝阻,才没有酿成严重后果。郑德田好不容易打通了甘某的手机,请他赶紧过来。甘某来后假惺惺地说:“你们怎么这样无理,没事了,你们先走吧。”这帮小青年在郑德田家里折腾了半天,弄得乌烟瘴气,一片狼籍。为了能让家人过上一个太平的春节,郑德田只好将自己年终领的工资和全年的补贴、奖金共计8000元,全部交给了甘某尝还赌债,才算息事宁人。

  自从郑德田迷上赌博后,债主打电话和上门要债的事经常发生,但像这次持刀威胁的情况却是第一次,郑德田的妻子伤心至极。为了顾及丈夫的面子和影响,为了规劝丈夫戒掉赌博恶习,她在家里当着牌友的面掀过麻将桌;含着眼泪将家里几十年的全部积蓄还了赌债;当郑瞒着她将出国考察借的公款用于还赌债和打牌输了时,在正式通知出国的前两天,她东拼西凑借了 4、5万元,亲手交到组团单位 …… 当一切努力均无济于事,而要赌债的人步步紧逼时,她觉着活着太苦太累了,几次想离开这个世界,幸好被儿子发觉,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选择了离婚,并于 2004年1月在民政局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郑德田的儿子为其父打牌的事,还大吵大闹过,险些从五楼跳窗。家丑不可外扬,郑德田对家里发生的这一切,都瞒着组织和领导,使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负债累累,众叛亲离,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这是郑德田总结的赌途上的“四步曲”,他才走完三步,己是万念惧灰,,痛不欲生。他想到了死,一了百了,但他想到如果这样离去,愧对党对自己多年的教育和培养 ;愧对善良忠厚、为自己和全家付出太多太多的妻子;愧对自己的儿子 …… 直到此时,他才幡然醒悟,挽救自己的只有组织,他决定向组织坦白一切,把自己因打麻将赌博而付出的沉痛教训作为反面教材来警示他人,告诫后者。

  2004年正月初八,过完春节上班的第一天,郑德田拖着灌了铅的双腿,身心疲惫、面容憔悴地走进了黄冈市委组织部。“我是一个不称职的领导干部。近几年来,我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没有按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经常打麻将赌博,影响很坏 …… 这次唤届,组织拟提议让我担任黄冈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我不配当领导,请求组织对我进行严肃处理。”郑德田态度诚恳地坦白了一切,心中一下感觉轻松了许多!

  黄冈市委领导对郑德田反映的赌博问题高度重视,批示市委马上组成调查组,对涉案的党员干部要严肃处理,很刹赌博风,

追悔莫及,深陷赌途醒悟迟

  郑德田在被“双规”调查期间,通过组织的教育和帮助,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追悔莫及:“提笔心酸,对纸泪滴。过去三年多,不堪回首,玩物丧志抹牌赌博如坠深渊,难以自拔,先后输掉 50余万元,,输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妻痛子怨,众叛亲离 …… ”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郑德田之所以落得今天的悲惨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分析他掉进赌博陷阱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思想滑坡走邪路,把宝贵的精力和时间耗在了赌场。迷上赌博后,郑德田整天无心工作,混迹于不三不四的人群中。为了赌博,他甚至多次不参加会议。一次,县里召开常委会,研究本县一些民办教师准备集体上访,如何做好有关工作问题。因郑德田关了手机,工作人员把电话打到他家,其爱人接到通知后,四处打听才从朋友家找到正在打牌的郑德田,劝他赶紧去参加会议。然而,打得正起劲的他就是不想走,便给县里的主要领导打电话,谎称正在陪客不能参加。由此可见,他对赌博的痴迷程度,己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第二,由于顾“影响、爱面子,他上瞒下骗,在赌博的深渊里越陷越深。为了打麻将,郑德田到处借钱,又害怕组织察觉,家里发现,亲友知道,只好编造谎言,欺上瞒下,不向亲人说实话,不向组织吐真情;即使遇到危险,也不敢向公安机关报警,任由错误发展,导致小洞不补,大洞吃苦。郑德田知道,自己头上有“政法委书记”这个亮闪闪的头衔,一般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言行。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的确如他想象的那样,只要找理由开口借钱,总能如愿以偿。一次,郑德田在武汉赌博,因赌资输光急于“赶本”,在凌晨 2点左右,他打电话给县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称:“我儿子遇到车祸,速送5万元到现金到武汉来。”这位副书记见事情重大,马上在政法委干部中借钱,但只筹到2万元。情急之下,他与郑德田的妻子取得了联系,没想到得到的回答是根本没这回事,这才明白是场骗局。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当人们知道郑德田是为赌博而借钱,为还赌债而借钱,借而无还后,都纷纷侧目而视,敬而远之。由于无钱还赌债,,要债的讨上门,最后郑德田的“面子”都丢光了。

  第三,组织监管不力,使郑德田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郑德田爱赌博,在当地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县里的领导无人不知。该县主要领导虽然在民主生活会、干部大会上再三强调党员干部不能参加打牌赌博,却没有指名道姓对郑德田提出批评,在郑德田四处借钱甚至挪用公款时也没有及时采取追究措施,从而使郑德田的赌博问题没有及时得到制止,一再错失了改正错误的良机,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试想,如果郑德田的家人在规劝其戒赌无效时,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如果郑德田的单位对其借大额公款长期不归还等异常现象及时监督提醒;如果组织上对郑德田的赌博问题及时进行严肃批评教育,对其外出招商跟踪管理,也许郑德田不会一步步走上赌博的“不归路”,落得个身败名裂、懊悔终身的可悲下场。

  希翼郑德田的深刻教训能使后来者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