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01.net > 党建领航 >

党建领航

党风廉政月读第一期目录:警钟长鸣

  发布时间:2013-12-05
回首望,他只有痛悔的叹息

江苏省江安制药有限企业原总经理刘玉成违纪违法蜕变轨迹

  江苏靖远,一座位于长江之滨的美丽小城。人民路,靖江市最繁忙的主干道。曾创出江苏省名牌产品、获得多项荣誉的江苏江安制药有限企业的厂区,就坐落在这里,只有昔日的风光如今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灰蓝的天空下,相对而立的东西两厂一片萧条,墙角布满蛛网尘埃,宽阔的道路上杂草丛生,再也听不见节奏有致的机器轰鸣,再也看不到紧张忙碌的职工身影,再也感受不到产销两旺的欢畅气息。只有那一座座依然雄踞挺立的厂房,一排排依然曲折蜿蜒的管道,以及生产销售示意图上剥落的红色箭头,仿佛还在向人们诉说着企业早已逝去的辉煌……

  靖江很多人都知道,江苏江安制药有限企业原是一家资产达 2、3亿元的国有企业,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但由于企业的主要领导人严重违纪违法,肆意胡为,使原本红红火火的企业走向了下坡路,到1999年底已严重资不抵债,亏损达2、6亿元,实际已处于关停状态。对此,靖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由市纪委牵头,联合市检察院、公安局、审计局等相关部门组成工作组,对江安企业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深入调查,相继查出了包括江安制药有限企业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玉成在内的12件违纪违法案,其中8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共追缴违纪违法款物合计93、5万元,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由于被贪欲冲昏了头脑,刘玉成从劳动模范、企业功臣一步步蜕变为阶下囚,走上了一条本不该走的路

  江苏江安制药有限企业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玉成,可谓是企业发展的大功臣。他年轻时应征入伍,曾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转业后享受县处级待遇,任靖江县葡萄糖厂厂长。葡萄糖厂是 20世纪50年代创办的国有企业,在刘玉成的精心管理下,企业一度十分红火,产销两旺,到90年代初,资产已达1、3亿元。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葡萄糖厂在刘玉成的带领下,积极开拓进取,先后与外商合资,创办了江山企业、江源企业和江安企业。刘玉成出任江安企业总经理,通过他和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江安企业很快发展成为一家年产值过亿、上缴税利几千万元的集团企业,生产的vc系列产品供不应求,效益十分可观。这时的刘玉成,一心扑在工作上,先后获得江苏省优秀企业家、全国医药行业优秀企业家、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然而,大半辈子都兢兢业业、克己奉公的刘玉成,在临近退休前,心理却失去了平衡,总觉得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到头来却两手空空,简直太亏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等退休后想捞都没有机会了”。下定决心后,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他在即将退休时上演了一幕令人痛心的黄昏悲剧。

  1991年春节前,靖江县葡萄糖厂热电站二期工程刚开工不久,长里乡建筑企业第五分企业经理周某、副经理鞠某带上500元购物券、两条中华烟和两瓶茅台酒,送给了主管扩建工程的刘玉成。据刘玉成交代,这是他第一次收受礼品,当时从内心来说是不想收的,并且和周、鞠二人拉扯了很长时间,最后拗不过情面,还是收下了。贪欲的闸门一开启,就很难合上了。此后,面对有求于自己的人送来的钱物时,刘玉成也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1992年春节,刘玉成除收受周某送上的烟酒等年礼外,还收了他们送的金戒指、金项链等贵重物品。1993年春节前,周、鞠二人依然用烟酒开路,登门给刘玉成“拜早年”,临走时留下了一个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并对患感冒咳嗽的刘玉成说:“这个给你买点东西,补补身体吧。”刘玉成未加推辞。1994年4月的一天下午,周、鞠来到刘玉成家,扯了几句工程进度和质量之类的话后便告辞了。随后,妻子盛志华告诉刘玉成,周、鞠二人在送来的酒盒中塞了一张5万元的存单。刘玉成感到数目太大不好收,让妻子想办法退回去,其后却“因为工作太忙、家里事多”,再也没有过问此事,钱自然也就留在家中了。

  1995年春节前的一天,承包江安企业污水处理工程的靖江环保工程企业的包工头徐某携烟带酒来到刘玉成家“拜年”,见刘家有亲戚在,闲聊几句后就将刘玉成叫到天井里,送上了一个装有2万元的红包,刘玉成同样照单收下了承建江安企业宿舍楼的长里乡建筑企业包工头朱某送上门的1万元现金。

  对刘玉成来说,既然现金都能照单全收,那么收一些“无伤大雅”的物品就更无妨了。 1993年春节,靖城镇植物油厂厂长张某送上了一台当时价值为10600元的29英寸松下电视机,刘玉成欣然笑纳。

  在刘玉成走向违纪违法道路的过程中,他的妻子不但没有及时对他进行提醒和劝阻,反而充当了“助推器”,利用他的权力大肆牟取私利,使他在犯罪的深渊里越陷越深

  盛志华是刘玉成的再婚妻子,比他小 15岁,平时比较受刘玉成宠爱,久而久之在家里便养成了事事都要“当家作主”的凌人盛气。她先后任江安企业劳动人事科科长、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等职,在江安企业称得上是位“说话算数”的中层干部,喜欢参与企业的各项事务,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向刘玉成施加影响。她在刘玉成走向违纪违法道路的过程中,起到了助推作用。

  刘玉成每次受贿后,都要将金钱如数交给掌管经济大权的妻子盛志华。对此,贪图金钱的盛志华不但不加以劝阻,反而大加鼓励。盛志华还亲自上阵,利用刘玉成的权力和自身的影响,先斩后奏,为自己和家庭牟取非法利益。 1993年至1994年,江安企业技改办的工作人员浦某为把外甥冯某调进江安企业工作,先后两次花1950元买了两瓶xo、甲鱼等物品送给盛志华,请求帮忙,均无下文。后经人指点,1995年春节前,浦某给盛志华奉上了3000元现金。此举果然见效,春节过后,冯某就接到了去江安企业上班的通知。无独有偶。为江安企业扩建施工的长里乡建筑企业五分企业副经理鞠某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为将女儿调进江安企业工作,他多次请刘玉成、盛志华帮忙,都没有结果。鞠某后来意识到“光拜佛不烧香”肯定不行,便于1994年春节前带上5000元“香火钱”进了“盛家庙”。其时,刘玉成出差在外,盛志华作主收下。随后,鞠某的女儿便到江安企业正式上班了。

  1994年,盛志华参加了江安企业部分职工在靖北四队振达小区的集资建房,按协议交了地皮款、土建工程款共计19万元左右,该工程由在江安企业负责施工的长里乡建筑企业项目经理周某承建。一天,盛志华经过企业基建办公室时,周某将装有1万元现金的信封塞进了盛的口袋。为讨好盛志华,后来这套房子的装修费用,也由周某负责“买单”。

  此外,盛志华还以刘玉成的名义收下了企业副总经理姚某送来的苏州蓝林净化设备研究所的好处费 5000元,机修车间所送的礼金6000元。至于她代收的烟酒慰问品、海鲜南北货等礼品,多得根本无法统计。对于这些外财,盛志华是来者不拒,刘玉成不敢收的,她敢收;刘玉成不便收的;她代收。案发后,很多知情人都说,“刘玉成之败,败在其妻”此话虽有偏颇,但不无道理。等待她的,将是解雇党籍的处分。

  刘玉成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在成绩面前居功自傲,不但自己晚节不保,而且带坏了一个班子,在群众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有财大家发”,是刘玉成平时喜欢挂在嘴上的一句口头禅。在他这种拜金主义思想的引导下,江安企业副总经理姚某、赵某以及工会主席魏某、扩建办副主任戴某、计财部前后两任经理盛某、陈某纷纷效仿,抱成一团,遵循“利益均沾”原则,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国家、职工利益之上,大肆收受贿赂,挪用公款,最终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江安企业副总经理姚某 1982年大学毕业后,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技术,是企业发展的中坚力量,可惜在利诱面前败下阵来。1992年姚某参加葡萄糖厂的集资建房,向江安企业机修车间借款6000元,汇至自己的个人账户。至调查时,姚某一直未归还借款。1993年,江安企业向太仓工业搪瓷厂订购了一批双罐烘干机,企业扩建办设备员去太仓提货时,该厂送了四台卫星天线接收器,姚某收下其中一台,价值3600元。1994年江安企业集资建房,姚某用一张1万元的存单交了第一笔集资款,承建人周某考虑到姚是分管扩建工程的副总经理,便将这1万元存单退给了姚,姚某笑纳了。1995年初,江安企业的业务往来单位苏州蓝林空调净化研究所所长送给姚某好处费1、8万元,姚某个人实得5000元。1997年7月,姚某找到机修车间主任徐某,用公款报销了个人招待费3366元。1998年,姚某为机修车间联系了一笔设备加工和安装业务,收受好处费5000元。2002年底,姚某因受贿、借用公款、非法占有等错误,受到解雇党籍和公职的处分。

  赵某是江安企业分管生产的副总经理, 1995年在负责该企业vc车间更换不锈钢换热器过程中,先后三次收受业务单位靖江远东化水设备制造有限企业负责人张某所送的好处费共计7、5万元。2000年4月,得知有关部门要对江安企业进行审计,心中有鬼的赵某大为不安,赶紧将张某叫到家中,告诉张企业正在审计,己有几位领导“进去了”,并问张最近有没有人找过他,意在探听口气。当张某信誓旦旦保证不说出此事时,心存侥幸的赵松了口气。随着江安企业案件的深入调查,赵某更加坐立不安,再次心急火燎地将张某叫到家中,“语气坚决,行动果断”地将7、5万元交还给张某,并自作聪明地让张打了张“我厂与江安企业发生的水处理设备业务过程中,该单位没有拿过我厂任何业务费,特此证明”的字条,并将日期提前到1996年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赵某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期二年实行,并受到解雇党籍的处分。

  扩建办副主任戴某,在刘玉成“有财大家发”的思想影响下,不但在太仓业务中收受了一套卫星天线接收器,而且于 1997年8月收受上海一家业务单位的好处费3300元。1994年3月、1997年7月,戴某分别将自己的中文BP机购置费及一年服务费、一部手机购置费及原模拟手机的通信费共计8000余元,找到江安企业制药设备分企业经理徐某用公款报销。案发后,戴某因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被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工会主席魏某自然是靠工会吃工会。 1997年7月28日,魏某从工会财务会计刘某处借得现金5万元,“用于临时周转”。因怕赋闲在家的儿子在社会上惹事生非,爱子心切的魏某将其中的3、5万元给儿子在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企业靖江分企业证券营业部开户投资炒股,另外1、5万元用于自己购买集邮邮票。不料股票交易一路“熊市”,他又舍不得“割肉 ”,借款就一直拖着未还。1999年8月,迫于外界压力,魏某只好取出家中存款2、5万元归还了一半借款。在股市“被套”的同时,魏某也被党纪法规套牢,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如今,在铁窗中接受改造的刘玉成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痛悔不己,只能用劳动洗刷自己的罪恶

  2000年9月底,刘玉成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后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面对冰冷的手铐,孤独的铁窗,他辗转难眠。听着窗外的细雨,伴着迷乱的愁绪,回想着自己走过的68年坎坷的人生之路,禁不住老泪纵横,痛悔不己。

  他想起了自己贫困的童年。因为没有钱读书,初中未毕业他就被迫辍学。他想起了战火纷飞的年代,转战大江南北,跨越鸭绿江,面对敌人从没退缩,枪林弹雨中没有倒下,今天却倒在糖衣炮弹的袭击下。那一个个在他身边倒下的战友的身影,瞬间从他的眼前掠过,让他倍感汗颜,无地自容。他知道,没有党的培养,自己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他知道,没有心生贪念,自己不可能落得今天这样可悲的下场,他可以和很多老人一样,在家中安度晚年。

  他想起了自己辉煌的过去,转业到地方后自己兢兢业业,经常身着工作服下到车间一线,和工人一起战斗,一起攻坚,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利当作一种信任,自觉的选择和承担起对企业对社会也是自己的责任,创建了化建系统最大的企业,为国家和企业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任江安企业总经理后,他苦心经营、劳心竭力,一手抓市场开拓,一手抓内部管理,不断探求和创新企业持续发展和进步的新路子。在厂里,他时时处处身体力行,希翼下属做到的,自己以实际行动做出表率。当初江安企业取得的骄人业绩,就是很好的证明。

  他想起了自己滑落的轨迹。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的下降,面对企业的辉煌,他逐渐产生了一种不平衡的心理:自己辛辛苦苦忙了一辈子,到头来落下一身疾病,却没有尽情享受过权力带来的快乐。尤其在“枕边风”的劲吹下,这种心理不断膨胀,他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思想,并在半推半就中,不知不觉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到最后,满头白发,却要身陷囹圄,实在可悲可叹!如果在企业最辉煌的时候,能时刻警醒自己,或许还能续写新的辉煌;如果能抵御诱惑,不为金钱所动,江安的大厦也许还会高高耸立;如果不谋私利,一生坦荡,直到光荣退休,自己将永远是江安人心中的自豪……然而,人生之路没有自己想象的“如果”,他只能深深剖析自己的罪行,希翼能给自己一点安慰,给世人一点警示:“长时期放松了自己的学习和世界观的改造,长时期不参加党组织的生活,没有很好地接受组织的监督,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没有严格地管好自己,经不起改革开放大风大浪的考验,经不起金钱的引诱,真对不起党的培养和教育”,“我总认为自己多年来在工作上做出了一点成绩,在思想上目中无人,骄傲自满,因此听不进群众的批评和意见”,“没有管好自己的家属,因为夫妻二人在一个单位工作,在群众中影响大。特别像在建房等方面,再加上我妻子性格比较好强,我又考虑到家庭的特殊关系,有些方面就比较迁就她,不和她过分认真,怕影响夫妻关系,结果既害了自己,也害了家庭。”

  应该说,刘玉成的剖析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同时及时选择了坦白从宽的道路,“老老实实地接受组织的审查,积极彻底地退赔,将这些不义之财全数退给国家。无条件地接受党纪国法的制裁,好好服刑,争取早日回到社会。我如今已经 68岁,只有潜心改造,用劳动洗刷自己的罪恶,才能减轻自己的罪责。”

  
  满纸忏悔言,一把辛酸泪。悔泪无法洗刷罪行,人生永无回头之路,但愿江安企业的兴衰之路,刘玉成的黄昏悲剧,能给广大党员干部带来更多的人生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