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01.net > 党建领航 >

党建领航

党风廉政月读2014年9月10日

  发布时间:2014-09-15

                                                                                                                                                                                        廉政建设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大大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新高度,中央纪委根据十八大对形势的判断,按照党章规定和中央的决策部署,狠抓作风建设、严明党的纪律、坚决惩治腐败,对纪检监察工作进行了与时俱进的实践探索。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从8月18日起,开设“学思践悟”专栏,宣传十八届中央纪委的工作要求,传递重要声音,阐述精神实质,推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深入开展。
     本期《党风廉政月读》转发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系列言论。 企业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企业各党支部、部门负责人要认真带头学习,认真落实年初与企业党委、经营班子签订的《2014年度反腐倡廉建设责任书》,担负起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切实履行好“一岗双责”。

 

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紧紧抓住推进党风廉政建设的“牛鼻子”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大大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不断强化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形成全党动手一起抓的局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第36条开宗明义,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这两种责任不是并列关系,主体责任是前提,监督责任是保障,两者相互作用、浑然一体。


    主体责任就是党委(党组)直接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党委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党委成员对职责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领导责任。主体责任是政治责任,是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的“牛鼻子”。主体责任能否真正落实,关乎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关乎党的生死存亡,关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


     形势决定任务。当前,世情、国情、党情在发生深刻变化,党面临“四大考验”、“四种危险”的挑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从现在查办的腐败案件、信访举报的线索和巡视发现的问题可以看出,不仅是沾钱、沾权的地方容易滋生腐败,就连以往大家认为的“清水衙门”都出现了窝案,令人拍案惊奇!这些都印证了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形势判断是有的放矢、完全正确的。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把13亿人民凝聚在一起,使中国不断走向富裕和文明,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责任和历史使命。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如果这个核心出了问题,大家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就会荡然无存。党要管党,管的是什么?管的就是党的建设。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党的建设的重要方面;从严治党,就是严明党的纪律、严肃执纪。如果各级党组织再不警醒,还躲躲闪闪、遮遮掩掩,不认真履行主体责任,两个百年奋斗目标如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从何谈起?


     落实主体责任是对党章规定的重申,是各级党组织职责所在、使命所系。有些党委书记认为,党风廉政建设是党委领导、纪委负责。天底下哪有只领导不负责的道理?党的纪律检查机关是在党委领导下,协助党委加强党风建设和组织协调反腐败工作,其专职是监督执纪问责。如果各级党委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放弃责任、不管不问,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各级党组织要从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高度,深刻认识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只有主体责任真正落实,大家才能从容自信应对依然严峻复杂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


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主体责任缺位根子在党的观念淡漠


     党的观念是党性的集中体现,是落实主体责任的重要前提。大家党亟待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一些领导干部党的观念淡漠。党的观念一旦淡漠,组织必然涣散、纪律必然松弛,党组织的战斗力就大打折扣,党的事业根基就会动摇。


     有些党员领导干部,甚至是高级干部,忘记了自己的党内职务和职责,只看重行政职务,一说就是“我是搞业务的”。不仅政府部门,就连党委部门、人大政协、国有企事业单位有的党员领导干部,也习惯以官职相称,把自己简单地等同于“官”,忘记了自己是执政党的干部,忘掉了党章党规的要求。大家的干部一般都是先任命党内职务,然后才按有关程序任命其他职务,这正体现了党管干部的原则。


     有的单位机关党组织生活变了味,就是看看影片、搞搞比赛,甚至以党日活动之名,行游山玩水之实。党的组织不是福利部门!有些党组织在抓党风廉政建设上,热衷于开开会、表表态、签责任书,做表面文章。有些党委书记怕得罪人,对眼皮底下的“四风”和腐败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有些党委书记对下属单位党风廉政建设情况知之甚少、不管不问,甚至捂着盖着,搞歌舞升平,导致问题由小变大、由少变多,甚至成了区域性、系统性问题。有些党委书记在任用干部时当仁不让,而干部一出问题,就认为那是纪委的事情。用人管人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管“戴帽”也得管“摘帽”。也有极少数党员领导干部自己不正、存在瑕疵,说话就不硬,还敢管别人吗?


     党的观念淡漠,必然导致对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认识不清,责任担当缺失。主体责任不落实必须从根上找问题,从增强党的观念入手,唤醒党员领导干部的党性观念、组织意识,切实履行好管党治党的职责。


     强化党的观念必须严明党的纪律。党员干部除了遵守法律之外,还必须遵守党的纪律。党纪严于国法。党的观念淡漠往往是从党的纪律意识淡薄开始的。党员干部违法犯罪,必定先违反了党的纪律。要加强党的纪律建设,党员干部要原原本本学习党章,掌握党纪党规,增强纪律意识。要加大对政治纪律、组织纪律、财经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实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强化监督执纪,坚决克服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现象。


     党内职务不是政治荣誉,而是政治责任。党员领导干部要在党言党,把主体责任牢牢记在心头、落到实处,为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权力就是责任 责任就要担当


  权力和责任是对等的,有权必有责,有责就要敢担当。担当要在工作中体现、在实践中检验。没有担当,哪敢负责,又怎么能落实主体责任。


      责任清才能敢担当。有的党委书记不明白主体责任和第一责任人的内涵。其实就一句话,党风廉政建设就是党委书记的事,出了问题首先要追究你的责任。有的党委书记认为,落实主体责任就是“支撑”纪委工作。这句话不准确。党委、纪委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不是支撑不支撑的问题。有的党委书记对机关和下属单位党的建设了解不够,一说到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就客客气气,提要求时习惯说“我希翼”。要求就是要求!希翼就是希翼!如果各级党委对形势缺乏清醒认识,没有把管党治党、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当作自己的主责,就是领导不力。


      担当就要不怕得罪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是请客吃饭,必然会得罪人。不得罪腐败分子,就必然有负于党和人民。既然承担主体责任,就要在干事上敢于担当,在管人上敢于担当。不能因为怕得罪人、丢选票、伤和气,就当老好人,对违纪行为、腐败现象视而不见,顾惜自己的羽毛。关键时刻要敢于站出来、敢于亮剑,坚决同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作斗争。


      责任的内容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落实主体责任关键看行动,要形成实实在在的工作支撑。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抓得住抓不住,关键在书记。党委书记要旗帜鲜明地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定期向上级纪委报告工作、且遇重要情况随时报告,经常分析研判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反腐败斗争形势,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日常管理和监督,抓早抓小。


      责任担当的本质是对党忠诚。这是对党员干部最根本的政治要求。大家既然在党旗下宣过誓,就要遵守党的章程,对党绝对忠诚。对党忠诚,首先要有建立在理想信念基础上的“理性忠诚”。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捍卫忠诚,靠的就是理想信念。对党忠诚,还要有对党和人民的“利益忠诚”。个人利益与党和国家、民族利益是绑在一块的,个人前途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离开了党和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离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哪里还有个人的前途和利益!


      习大大总书记反复强调,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大家要增强忧患意识和紧迫感,担负起管党治党的历史使命,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把监督责任牢牢扛在肩上

  监督责任是党章赋予纪委的神圣职责,是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第36条的关键一环。党委的主体责任和纪委的监督责任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离开党委的坚强领导,纪委的监督作用就难以发挥。没有纪委的监督,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也就难以抓住。


     有的纪检监察干部怕得罪人,对监督畏首畏尾,看到问题和没有看到一样,听到反映和没有听到一样,得过且过,监督缺位。有的纪检监察干部乐于从事其他业务,党风廉政建设反成了副业,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有的纪委书记只想着与同级党委搞好关系,不主动向上级纪委汇报工作,甚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背后反映的其实是不愿监督、不敢负责。还有的纪检监察干部总是强调客观,动不动就说级别太低、权威不够、牵制过多,工作面广人少,抓不过来,要求提高级别、增加编制,把应承担的监督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负责任的人能把冷板凳坐热,不负责任的人能把热板凳坐冷。以现有的编制和人员,只要抓住重点,深入下去,干出成绩,切实履行监督责任,就一定能增加工作的权威。


     纪委(纪检组)是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主要责任就是六个字:监督执纪问责。发挥不了监督作用,履行不了监督责任,要纪委干什么?各级纪委要找准职责定位,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心任务,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纪委书记(纪检组长)不再分管其他业务,集中力量搞好党风廉政建设。要抓住突出问题,强化监督执纪,在实行纪律上敢于较真。要认真清理反映党员领导干部问题线索,提出处置意见,及时向上级纪委和同级党委(党组)报告,坚决惩治腐败。要加大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党的纪律案件的查处力度。对典型案例深入剖析,举一反三。


      没有问责,责任就落实不下去。党风廉政建设出了大问题,党委的主体责任不可推卸,纪委的监督责任也难辞其咎。要加强对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落实情况的督促检查,问题该发现没有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问题匿情不报、不处理就是渎职。党风廉政建设出了问题,特别是出了区域性、系统性问题,就要追究党委(党组)书记、纪委书记(纪检组长)的责任。


      面对依然严峻复杂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纪检监察干部要不断增强责任意识、使命意识,把监督责任牢牢扛在肩上,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

 

 

警钟长鸣


贪欲编织的“铁篱笆”
——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企业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贪腐案例剖析


     堤坝出现裂纹,哪怕只是细微的缝隙,当洪水来时有可能使大坝崩溃;人如果有了贪念,哪怕只是瞬间的欲望,都可能成为导致自身堕落和毁灭的祸根。贪欲就像一个无情的恶魔,一旦被它附身便会丧失人格和灵魂。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因它而毁掉了原本拥有的一切,走进了自我编织的“铁篱笆”而不能自拔。


      2013年3月,一封封反映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责任企业(以下简称“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雷毅有关问题的信访举报信件不断寄往云南省纪委,引起了云南省纪委的高度重视。自此,一名国企老总的辉煌人生因贪婪的欲望而走向滑铁卢……


私欲膨胀,清廉底线失守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雷毅,1962年生,1984年参加工作,凭着踏实苦干的劲头当上云锡集团研究所副所长,个旧选矿厂厂长,集团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省政府副秘书长,玉溪市政府副市长,省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最后走上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岗位。


       这个46岁即晋升为正厅级领导的政坛明星,在政界上能如此一帆风顺,由一名普通的工人子弟一步步走上云南省属十大企业集团的掌舵人,在全省来说极为鲜见,也实属不易。然而,随着职务的升迁,欲望像野草一样不断疯长,他的人生从此黯然失色。


      雷毅刚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时候,也曾怀有一腔热情,理思路、谋发展。但是在清理矿山劳务承包的过程中,他发现其中存在巨大利益,一些矿老板因矿一夜暴富。同时,一些人把跟雷毅的交往作为他们投机钻营、发家致富的途径,不择手段地拉拢腐蚀他。加之雷毅在官场和商界混迹多年,关系越来越广,找他办事的人也越来越多。在金钱的不断刺激之下,在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雷毅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偏移,拜金主义思想开始膨胀,私欲开始填补他的心灵空白。他认为这些人是靠着自己这棵大树才发财的,自己应该也从中分一杯羹。于是,在与矿老板的半推半就中,在“我已经帮企业争取到比以前更多的利益”的自我安慰中,在一些不怀好意的阿谀奉承中,在觥筹交错中,雷毅的清廉底线逐渐被瓦解,彻底迷失了人生方向,丧失了理想信念,一点一点编织起自己的“铁篱笆”。


       雷毅曾说:“第一次受贿时,自己也心慌,感到害怕,睡不着觉。”可是,当他收受几次贿赂后,就由紧张转为欣然笑纳了。此后,雷毅不择对象地疯狂敛财,只要送上门的一律照收,凡是与云锡集团有业务往来的,他都要分一杯羹。例如,在转让某参股企业股权时,雷毅就利用职权赤裸裸地向对方索贿1000万元,讨价还价下对方分三次共给了830万元,而对方每付一次钱,雷毅就将转让程序向前推进一步。短短几年时间里,雷毅就利用担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云锡集团的配股增发、股权收购和转让、矿山劳务承包、房地产开发等业务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杨某、李某某等14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910余万元。受贿数额之大,受贿次数之多,十分罕见,极度的贪欲导致了雷毅清廉底线一次次失守,最终走向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


生活腐化,道德底线失守


      道德是人行动的底线和禁区。很多“落马”领导干部堕落的轨迹大都是从道德败坏、生活腐化,行为操守不检点开始的,雷毅也不例外。


       身为领导干部,本应身体力行社会主义道德,发挥带头示范作用,但雷毅却将党的优良作风和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全部抛弃,在急剧变化的社会生活中,滋长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的思想作风,沉湎于灯红酒绿、声色犬马。雷毅常以夫妻感情不好为借口,在家庭生活之外找刺激。


      2000年,担任云锡股份企业副总的雷毅到北京出差,在酒吧认识了侯某某并与其发生两性关系,不久后包养了侯某某并让其到昆明居住。担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后,雷毅更是变本加厉,先后包养了李某某、王某某等多名女性,并经常一掷千金,出资为她们在昆明、成都、深圳等地购买车、房,其贪污所得的巨额贿赂款有1000余万元人民币用在了情妇身上。除此之外,雷毅还在一些老板的安排下,与一些女明星、女模特发生和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为了维持自己和情妇的腐化生活,雷毅不惜违犯党纪国法,以权谋私、大肆敛财。


恃权轻法,法律底线失守


     权力是腐败行为发生的先决条件,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雷毅身兼党委书记、董事长两职,集企业党务、决策权于一身,位高权重,大权独揽,作风霸道,听不进其他人的不同意见,经常在董事会上强行推动自己的决策。而同时又心存侥幸,自以为手段很隐蔽、高明,朋友不会出卖自己,办案机关不会查自己或难于查实,千方百计钻研法律空子。事实证明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法律是一把高悬的利剑,任何恃权轻法的人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2012年,云南省纪委在调查另一起案件时,曾经找雷毅谈话核实相关情况,雷毅不但不收敛行为,积极向组织坦白交代,还认为是在查其他人,绝对不会查到自己身上,因而在调查期间继续大肆收受不义之财,还向某证券企业杨某索要了100万元人民币,其贪欲之心令人咋舌。


      雷毅在疯狂敛财的过程中,为逃避党纪国法的惩处,可谓是用心良苦。如让他人代收,只收现金和第三方银行卡,及时转移赃款等。他自认为手段高明,行为隐秘,反调查手段高。例如,在向某教育科技有限企业董事长李某某收取一笔830万元的贿赂款时,雷毅让另一行贿人杨某前往收取,并让杨某分多次交给雷毅的弟弟雷某。在境外收受了外币贿赂款后,雷毅让其弟雷某以办企业的名义将该款存于境外账户。雷毅还多次让其弟雷某采用办企业、投资股权、购买房产等方式转移赃款。


      雷毅视国家党纪政纪条规为儿戏,藐视党纪国法,不顾国家三令五申,仍然违规购买、使用一辆价格为279.8万元人民币的“奔驰S600”轿车和一辆价格为118万元人民币的“路虎发现者4”越野车等超标车辆。


     在作案之初,他就多次向法律界人士咨询和求助,寻找逃避法律惩处的方法。然而,他的一切规避手法都是枉费心机,他精心构筑的“防火墙”在办案人员的分化瓦解下迅速被击破,他苦心经营的不义之财不但没有发挥他想象中的作用,反而成为让他钻进牢笼的铁证。


     更为可笑的是,在雷毅出事后,昔日前呼后拥讲哥们义气、讲道义的“座上宾”们却抢着检举揭发他,根本没有因昔日的“海誓山盟”而有丝毫手软。


      作茧自缚,雷毅走进了自己亲手编织的“铁篱笆”,他苦心经营的“幸福宫殿”一夜之间瞬间倒塌,本是光环耀眼的国企老总,却因膨胀的贪欲和失控的权力深陷囹圄,不能不让人痛心。(记者杨大庆黄波通讯员赵海碧)


办案者说


       雷毅的悲剧再一次警示大家,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一定要树立起监督意识,要正确对待监督,自觉接受监督,虚心接受监督。党的各级组织要加强对党员干部的严格教育、严格监督、严格管理,人大、政协、纪委、资讯媒体要加大监督力度,充分履行监督职能,建立健全权力运行监督机制,发挥监督效能,并不断完善、修补制度的笼子,通过制度创新有效地控制国有企业高管手中的人、财、物相对集中的现状,真正做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使其自觉树立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思想防线。只有这样,雷毅式的悲剧才不会再上演


反腐广角

过节“送礼风”如何“刮倒”一个县80多名干部?
——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等系列腐败案透视


      从县级领导到科级干部,每逢年节“争先恐后”“成群结队”给县委书记送礼;县委书记从“半推半就”到“习以为常”,再到“谁不来送不放心”,并“边收礼边交公”以避责。双方均称对当地的“风气”感到“无奈”:“不收不送,工作不好开展”。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近期对已争议两年之久的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案做出终审裁定,萧县80多名“送礼干部”也被免职。


“人情来往”年年送,“成群结队”半公开


     近期,安徽萧县80多名领导干部被免职:从县政协主席、副主席、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县长等数名县领导班子成员,到财政局长、交通局长、教育局长等十几名县直单位领导;全县23个乡镇,近20名党政“一把手”被免。


     这些干部的“落马”都与一个人有关:原县委书记毋保良。自2012年3月被“双规”,毋保良案经历了漫长的司法程序。安徽省高院最近最终裁定维持原判:对毋保良非法收受他人1900万余元财物,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对毋保良的起诉书上,向其送礼的人员多达近300名,公职人员占一半以上。这些“送礼干部”又分三类:


     第一类是向毋保良行贿且自身亦有贪腐行为的干部,如萧县原公安局长单严法,已另案处理;


      第二类是曾行贿但数额不大,且能主动交代的干部;


     第三类干部,法院审理认为,他们为“联络感情、处好关系”在年节时送给毋保良“金额不大”的财物,虽不排除有谋求关照之意,但直至案发也未提出明确请托事项,故认定为“非法礼金”,但不以犯罪论处,此类款项不计入行贿数额。


      萧县被免职的80多名干部,属于后两种情形,尤以第三类为多。


     办案人员先容,萧县“干部送礼”有四大特点:一是人数多、涉及面广,送礼者从县领导班子成员到县直、乡镇领导,乃至退休干部;二是多集中在过节、婚嫁,以“人情来往”为名;三是次数多、时间跨度长,不少人送礼持续5年以上,有的从毋保良2003年来萧县任职直至2012年“出事”,“年年送”;四是“半公开化”,年节送礼成惯例,不少干部送礼时“成群结队”,有一名干部曾3次与其他干部“结伴而行”,共同送给毋保良4.8万元。


“套关系”“随大流”,毋保良10年收礼1000多次


      “有事”送礼,没有“请托事项”为何也要送礼?萧县多名“送礼干部”说,一方面为了和毋保良“套近乎、搞好关系、工作中得到关照”,另一方面则是“随大流”:“春节、中秋节,各单位都这么做”,不少人是“代表单位送礼”,费用由单位报销。


“萧县当时就这个风气,大家都送,我不送不好。”一些被免职干部感到“委屈”,尤其有些人“只送过三五千”,更认为“处理过重”。


       毋保良这样描述萧县的“送礼成风”:“我在任县长、书记期间,每逢春节和中秋节只要在办公室,许多乡镇和县直机关负责人就会以汇报工作名义送钱。办公室送不掉就送到家里,节前送不掉的就节后送,一次送不掉就多次送,反复送,直至送掉为止。有几个干部给我送钱,送一次退一次,退一次就再送一次,反反复复达五六次之多。”


法院认定,毋保良10年中收礼1000多次,这客观上有外部风气影响,但其思想深处对“送礼风气”的“屈从”“顺应”乃至“利用”才是主因。


      现年54岁的毋保良,早年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后曾任安徽宿州一家酒厂负责人,使这家长期亏损的国企起死回生,成为利税大户。1999年,毋保良受重用担任宿州市埇桥区副区长,正是在这个岗位上的“受挫”,影响了其对“风气”的认识。


当时,作为有学历、有能力、有业绩的年轻干部,前途看好的毋保良却意外落选区委常委,据称被评价为“不合群、威信不高”。


      办案人员先容,2003年,毋保良调任萧县常务副县长,为汲取落选“教训”,他努力和各级干部搞好关系,将吃吃喝喝、请请送送作为密切上下级关系、搞好工作、提升威信的途径,在“一团和气”的氛围中开始了受贿行为。


      2007年后,毋保良先后升任萧县县长、县委书记,仕途顺遂让他尝到了送礼的“甜头”,以至后来认为这是一种“关系的证明”。其自述,有的干部节日期间没来送礼,他还会怀疑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直到这个干部节后补上礼金,我才放下心来。”


萧县一位曾给毋保良送礼的干部告诉记者,对当地不少干部来说,县委书记收不收自己的礼、收多少,某种意义上已成为是否被看成“自己人”“兄弟”,是否被核心权力圈接纳,乃至有没有发展前途的象征。


腐败中的“摇摆心态”:“边收边交”以避责


      毋保良收礼有一大特点,即“边收边交”。从2006年到2012年,他先后将收受的1790万元交存到县招商局和县委办,用于公务开支。办案中,这部分款项“算不算受贿”成为争议焦点。


法院分析认为,毋保良历年“收”和“交”的时间、金额均对不上,也未及时交到纪检部门、廉政账户,而是交到便于控制的下级部门,且知情者极少。综合来看,毋保良形成受贿罪的所有要件,至于他将部分收受财物用于办公,属于犯罪既遂后对赃款的一种处理方式,不影响定性,只作为量刑时酌情考虑的因素。


      这种看似不合情理的“边收边交”,实为毋保良面对腐败风气时“摇摆心态”的产物。他说明,任职后期权力增大,收礼越来越多,内心也愈发恐惧。在贪婪、恐惧和侥幸三种复杂心态斗争下,想出了一套逃避打击、掩人耳目、自我安慰的办法。


既然上交,为何不交到纪检部门?毋保良亲属称,“他担心如果公开交到纪委,打破了‘潜规则’,会暗中被孤立,影响工作和个人发展。”


      据悉,2012年春节前,听闻组织上正在调查其问题,毋保良召开全县干部廉政会,表态坚拒收礼。“结果,往年他每个春节能收几百万,那年只收了8万元。”办案人员说。


    采访中,多名干部、群众先容,“送礼风”不仅“刮倒了”一批干部,还“刮乱”了很多东西。


——干部价值取向。一些“送钱干部”优先得到提拔重用,“干得好不如送得多”,挫伤许多干部的积极性和进取心。


——社会风气。“事事钱开路”观念泛滥,许多人办事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政策、法规,而是给谁送钱、送多少钱才能“拿下”。


——社会矛盾。干部“拿人手短”,不敢直面解决矛盾和问题,导致一些社会矛盾“越拖越大”。


——社会治安。萧县一些公安干警受腐败思潮影响,在升官发财上挖空心思,不思工作,社会治安较乱,发案率高、命案积案多。


     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林喆认为,所谓“腐败风气”都是人为产生的,“身不由己”是腐败干部脱责的借口。“干部向领导送礼,不管是短期、长期投资,一定是有所求;领导收礼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贪欲。对腐败必须‘零容忍’。


廉政学问

王岐山政协报告
传递5个信号反腐就是要求细求实


      8月25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并作与反腐工作有关的报告。中央纪委书记出席全国政协常委会此前相当少见,政协常委会将反腐败作为主题也令人颇感意外。


      会上,王岐山以他一贯的“王氏风格”脱稿开讲,并开诚布公地回答了各种尖锐问题。这次不寻常的会议、不寻常的报告,透露了哪些不寻常的信号?


八项规定的成功与否,关乎到党的生死存亡


      王岐山此次在政协的反腐报告,基本上是围绕“八项规定”展开的。在讲话中他一再强调八项规定的落实对于党的作风建设的重要性。他分别用“关乎人心向背、是作风根本转变的宝贵机会”,“八项规定的成功与否,已经变成一场输不起的战斗”等,来形容八项规定的落实是“关乎到党的生死存亡的大事”。


     王岐山还透露,根据习大大总书记的要求,要把“八项规定要做成本届向十九届中央委员会上交的‘名片’”。可见,反腐败和作风建设将是党中央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常抓不懈的“重中之重”。


“不敢腐”已初见成效,要向“不能”“不想”迈进


      “不敢、不能、不想”相当于反腐败工作的三步走,是一个力求标本兼治的过程,也是对反腐败工作的长期规划。那么,十八大以来通过全党上下的努力,反腐败工作进展如何?王岐山的回答是,“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地说,‘不敢’这条已经初见成效。”


“不敢”仅仅是个开始,后面还有“不能”、“不想”两项更为艰巨且复杂的工作。王岐山指出,从“不敢”向“不能”迈进,还要靠制度创新。十八后,腐败案件交由上级纪委负责、巡视组等举措,就是反腐败工作在制度上的创新。按照王岐山的说法,制度创新还将进一步推进。


对腐败问题,就是不处理,也得曝你的光


       在讲到“不敢腐已经初见成效”时,王岐山首先肯定了舆论监督和社会监督在反腐败工作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认为“通过微博、微信、媒体等这些自下而上的监督方式”,有效地调动了群众揭露了腐败的积极性。他还指出,“要继续坚定不移的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


出席本次政协会议并作报告,也体现了王岐山对腐败监督工作的重视。政协的一项重要职能就是“民主监督”,王岐山请政协委员“发挥民主监督的作用”,并希翼与会委员“发表真知灼见”,为反腐败工作建言献策。由此,王岐山反腐的决心和诚意可见一斑。


针对反腐工作中部分落马官员,请求“别给曝光”的问题。王岐山强调,“就是不处理,也得曝你的光”,“对腐败问题中纪委坚持一条,就是曝光。”这就是王岐山的态度,就是要让腐败官员在全国人民面前“露个脸儿”。


反腐就是要求细、求实,抓“小问题”做“大文章”


      王岐山用“小问题·大文章”的比喻,回答了反腐败为什么要从八项规定入手的问题。他指出,“八项规定具体、不抽象,(反腐败)只有从实际出发、从具体入手,才能抓得住、抓得牢。”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要“更快更严地落实八项规定。”


再看月饼、贺年卡等“更小的问题”,会议上王岐山痛批,月饼、贺年卡这些小事儿,“越来越不像话”。十八大以来,中纪委以持续的节日反腐,重击官场每逢佳节集中上演的腐败歪风。最重要的是,节日反腐以后还会接着抓。


可见,中央反腐力求工作做细、做具体,讲落实、重实效,不是一阵风、走过场。毕竟,腐败问题积日累久,要向根除也非朝夕之功。实践已经证明,从具体问题、具体案例入手,是反腐败工作很好的突破口。


反腐不能面面俱到,要严查“三种人”


       王岐山在报告中指出,“反腐工作不能面面俱到,而是要立竿见影。”除了要将工作做具体,还要有重点。那么,哪部分人将成为反腐败工作严查的重点?王岐山透露,反腐败要严查三种人,那“就是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继续贪污腐败的人,要严查,要从重严惩;再一个,群众反映非常强烈的,必须处理,从重严惩;第三个,重要岗位上将要提拔的干部,决不能让他们“带病”上岗,不行就得处理。”


提问环节,有委员问道“反腐有无时间表”,王岐山简短有力的回答,“反腐和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反腐时评

 

从一开始扣好清廉扣子


       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职务犯罪出现了低龄化的苗头。比如,广东省纪委查处的一批大案要案中,不乏“70后”、“最年轻”等高学历干部的身影。浙江省“贪腐案年轻化调查报告”更是显示,去年全省35岁以下干部贪污贿赂案件达291人,同比上升167%。这些案例发出的反腐预警信号,不可忽视。


      一直以来,反腐领域存在“59岁现象”的说法,一些干部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补偿一下”等心理,在即将退休的节骨眼贪污腐化,结果毁了清白、误了事业,难逃党纪国法的惩罚,这样的教训不少。现在,则出现了一些年轻的腐败分子。不过,“35岁”只是表象,背后蕴藏的反腐课题值得深入反思。


不管贪官的年龄多大,腐败的本质逻辑变不了,那就是缺乏约束的权力,走上了以权谋私的不归路。59岁也罢,35岁也好,所折射出的深层问题是相同的。


        从主观上说,就是干部个人的思想变质、信仰迷失,在种种扭曲价值观的误导下越走越错、越陷越深。从客观上分析,就是不良政治生态的助推,“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弱”的监管漏洞,花钱办事、吃拿卡要、权钱交易等“潜规则”,为以权谋私提供了可能和便利。一些长期办案的人员就指出,由于法律法规不完善、执法不力和监督制约机制不落实等因素,增强了一些干部的侥幸心理和投机心理,从而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犯罪。


当然,同样是腐败,其成因和表现方式往往各有特点,需要精准诊断、对症下药。从已查处的年轻干部贪腐案看,他们多为高学历、高智商人群,普遍思维活跃、敢想敢干,是单位的业务骨干,也就是说,他们有才干,但政德不修、作风不良,难免滑向歧途。不少跌倒在事业起跑线上的干部,年纪轻轻就“四风”问题缠身、官气十足,眼里没有法律,更没有群众,其蜕变之快令人震惊。


      习大大总书记曾经指出,要从一开始就扣好人生的扣子。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防治贪腐年轻化问题。一方面,要尽早加强对年轻干部的法治意识和群众观念教育,把好人生观、价值观等总开关,令其真正对党纪国法心存敬畏,远离不正之风的侵染。另一方面,则要从制度上把好入口和关口,在干部选拔任用上突出德才兼备,对权力运行进行严格监督,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古人云,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从一开始就扣好价值观的扣子,扣好制度反腐的扣子,把清廉贯穿从政的全过程,那么,腐败滋生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干部也会赢得更有价值的人生。


当官就不要想发财


      在中央对腐败保持高压气势下,不断有贪官被查处。其中一些人贪腐数额巨大。本该是人民公仆的官员,却成了汲取人民血汗的寄生虫,原因何在?从主观上说,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把当官看成了发财的途径。


      官员手中掌握公共权力,参与国家政策或地方政策的制定,并可以进行资源调动和分配。所以,如果权力的使用没有得到有效限制和监督,无论世界上的哪一个国家,也无论人类社会的哪一个历史时期,官员都会贪污受贿。因此,“升官发财”甚至成为很多人认同的逻辑,也是不少人“奋斗”的动力。在中国人的某些传统意识里,当官就等于发财,就等于名利双收。很多人在不健全的体制中“成功”了,家世显赫,财源滚滚,真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当然,其中一些人也就和清代第一大贪官和珅一样,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但在名、利、色等诸多因素的诱惑驱动下,一些人依然在“前赴后继”地奔向为官贪腐之路。


      在现代政治中,官员是老百姓选定的为公共事务服务的人员,他们的职责就是做好百姓的“勤务员”,当官与发财必须是两条道上跑的车,绝对不能混淆在一起。“官”只是一个服务性职位,是借由公众赋予的权力为公众服务,必须摒弃私利。不能把当官看作生意,这是现代政治中最起码的一个原则。


      共产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其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只能用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公仆不是老板,领导工作不能以发财为目的。“为人民服务”历来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宗旨,“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是大家党对广大领导干部的根本要求。身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就有义务、有责任把为人民谋利益当作自己的使命和追求。如果把当官作为发财的途径,利用党和人民给的权力贪污、受贿,大发不义之财,最终一定会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身败名裂,被人民所唾弃。


     古代出过大贪官和珅,也出过许多当官不想发财的清官、好官。如宋代包拯,秉公办案,拒礼拒贿,竟敢拒绝皇帝送的生日贺礼,临终一口石棺了此一生。现代,则有焦裕禄、孔繁森、牛玉儒等等,都是为官厚德薄财的典范,备受人民的尊重爱戴。实现中国梦,需要一大批把“当官”作为干事业的平台而不是发财的途径的人,这样的人越多,大家党的事业就会越兴旺。


     今年五四青年节,习大大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一针见血地告诫青年学子:“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去当官。”这不仅是对北大的学子,也是对所有的党员干部的要求。中央颁布的“八项规定”和持续的高压反腐,也在用铁一般的党纪国法告诉每一个领导干部、每一个想做领导干部的人:想靠当官来发财和享乐行不通!既然如此,广大领导干部当思之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