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01.net > 安全管理 >

安全管理

安全需要防微杜渐

  发布时间:2018-10-19


李义军最近有点儿心烦。身为电厂检修部部长的他,却拿自己的儿子没办法。李哲,李义军21岁的儿子,今年7月份刚从一所电力专科院校毕业,来李义军所在的电厂做了一名电焊工。按说儿子就业也算是喜事一件,李义军该开心才对,有什么可烦的呢?

原来这个李哲有点儿任性的小毛病,上班期间有时不按规定着装,不戴安全帽。班长说过几次,他左耳进右耳出不以为然。父亲李义军是检修的一把手,李哲怕班长作什么?碍于李义军的面子班长不曾严厉惩处过李哲。但不惩处是一回事,操心又是一回事。李哲工作的这两个月时间班长实在为他操心,所以就这个问题对李义军反映过几次。毕竟人身安全事关重大,李哲工作中若有个闪失,班长一定难逃干系,也一定会心中内疚。

李义军听了班长的反映后与儿子谈过几次,李哲老是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我白天一直规规矩矩,只是晚上偶尔不戴安全帽不穿工作服。偶尔一次,偶尔,知道不?"

"偶尔也不行,"李义军说:"危险就在一瞬间。安规学习一个月,那些惨烈的血腥事故你都忘了么?

"哪有那么巧?"李哲嬉皮笑脸地说:"人的命天注定。命中若有难,谁也躲不过。"

"戴个安全帽很重么?穿个工作服很丑么?"

"不重,也不丑。只是麻烦,一会儿卸一会儿戴,一会儿穿一会脱。真麻烦。晚上又没领导,装模作样给谁看?"

"给谁都不看,只为保护自己。"

……

李义军同儿子谈过多次,无效。李义军妻子王素梅也一把鼻涕一把泪苦口婆心地劝诫儿子。李哲答应得爽快,但从不付诸实施。李义军夫妻三十五岁才得了这个宝贝儿子,甚是宠溺,所以养成了李哲一些小的坏毛病。上学时一直吃不下苦,好在动手能力强,所以李哲进厂后,李义军就想让他学一门实实在在的手艺。李哲对电焊颇感兴趣,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做"大国工匠"。但李义军明白,若不注重人身安全,能不能出师都是问题,更别提什么"工匠""大国工匠"

国庆假到了,刚上班工作了三个月的李哲说"闷坏了,要和朋友出去转转看看。"

十月七号中午李哲逛够了准备回家,给母亲王素梅打电话说想吃顿家常饭,王素梅却说让他先到交大附属二院去一趟。

李哲按母亲的嘱咐来到交大附属二院外科住院楼的一个单间病房。一推门,只见李义军的头被白色绷带包扎得严严实实,王素梅面色凝重地坐在床头。

李哲""地哭出了声:"我爸这是咋了?"

"国庆期间安排你爸值班。十月一号晚上你爸去现场没戴安全帽,一个断裂的阀门砸了下来……"

"?那么巧?"

"唉,你爸是个认真人,从来都是照安规办事,可这次…"

"严重不?"

"脑震荡,医生说得三个月。"

"三个月?那么长时间?"

"命能保住都算好了。"王素梅声音哽咽。

李哲涕泗横流:"那我爸的职位……?"

"肯定保不住了,"王素梅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我爸是工伤,厂里不能不管!"

"厂里没说不管。那又怎样,受罪的是你爸,"王素梅一双泪眼看着儿子:"能不能恢复正常还很难说。儿呀,咱家以后全靠你了。”

李哲的泪无声地流着,他走过去紧紧攥住母亲的双手说:"妈,你放心。我是个大人了。"

静默了十多分钟。

李哲说:"电厂他妈的是个高危行业,眨眼间可能命就没了。"

王素梅点了点头。

"我爸住院这几天也没人来看望?"

"大家知道他病情严重,出院也是没职没位的人,谁会来看他?"

"都他妈的势利!"

"怪不得别人!没了好身体,一切都没有了。"

李哲的眼泪又涌出眼眶:"老天爷真他妈不长眼!我爸多小心的一个人,也摊上这事!"

"怨老天没用,怪你爸。"

又静默了一会儿。

"我爸这几天咋样?"李哲问。

"经常喊头痛,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我爸可遭了罪了。"

"还不是怪他一时大意?"

"我以后可不敢大意了。"

王素梅欣喜地看着儿子。

"不能拿生命开玩笑,"李哲说。

王素挴把儿子的双手紧紧抓住。

"你爸没出事就好了。"

"人生没有如果,"李哲抽出一只手,擦去脸上的泪,"妈,你不用怕,有我呢。"

王素梅眼泪哗哗地流下来:"有你在妈就不怕。你要为妈负责,保护好你自己。"

李哲的眼泪也是止不住:"以前总觉得那些事情离我很远,与我无关。"

"谁都说不准,"王素梅替儿子擦去眼泪:"谁都有可能摊上。"

"以后我一定小心,爸爸妈妈将来都要依靠我呢。"

"好儿子,"王素梅把儿子双手紧紧攥住,"没发生这一切该多好!"

"如果能回到从前,"李哲一脸地虔诚:"我愿不惜一切代价!"

"不用你花费什么,我好得很呢,"一直闭目不语的李义军从床上坐了起来。

"爸爸,爸爸,"李哲欢叫着,孩子般地扑进李义军怀里,"我在做梦么?"眼泪哗哗地流着。

"你没做梦儿子,爸爸好着呢。只是做了个阑尾手术,今天就出院呢。为了教育你,让护士包了个伤员头。"

李哲搂着爸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